笔趣阁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大苍守夜人在线阅读 - 第947章 一束桃花灭魔国

第947章 一束桃花灭魔国

        大苍守夜人正文卷第947章一束桃花灭魔国不同之处有两点,其一,亭外不是长江。其二,听江亭上的两首《蝶恋花》变成了另外两首诗,一首是林苏的《浪涛沙.帘外雨潺潺》,一首是《春江花月夜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首诗都是传世青诗词,层次上比“听江亭”上的《蝶恋花》高了一档,在花妖圣道伟力的演绎下,也呈现出无尽的奇观。

        半边春江,半边春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化身那个综合了林苏各个媳妇优点的美女,坐于春雨这一边,而林苏的位置,没有雨声,他的身后,是一轮明月,万里春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打算如何收割?”林苏手起,拿出了一套茶具。

        乌木为盘,青花为壶,最顶级的苍山云雾茶,火之力无声地包围茶壶,片刻间,水已滋滋响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坐亭中观春江月色,闻身后春雨春风,看落红飞于乱世!”花妖手指轻轻一弹,十六朵桃花同时飞起!

        桃花一出,一分为二,二分为三,三分为千万!

        千万桃花瞬间变成亿万,如春潮滚滚,席卷西南魔域四千里山河!

        林苏坐于亭中,亲眼看到桃花春潮覆盖数百里外的一座山头,山头之上,尽是魔军、魔兽,但桃花潮一到,魔军全成白骨,魔兽尽成白骨,没有丝毫的抵挡,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,纵然上天,纵然入地,全都被这惊艳到了极点的桃花春潮,完全覆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何?”花妖举起茶杯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苏也举起茶杯:“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!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妖咯咯笑:“说得好!四千里魔域,亿万生灵,落红一过,尽成白骨,看似无情,其实却也是有情!从此四千里魔域归入大苍,以你定下的国策,必能真正呵护这方天地未来之花!这首诗,是你为我写的,今日,我以这道‘落红’回报于伱,说说看,我算不算有情有义的花妖?”

        你这句话可是有些歧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叫“我以一道落红”回报于你?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这些东西他轻轻一甩脑袋甩开:“我现在才真正相信,圣人之能,真是无可测度,昔日儒圣一张白纸封三千里凶谷,而今日你以一道落红灭四千里魔域,又是一则圣道传奇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在花妖的花瓣之内,听着春雨,看着春江月,品着最好的茶,聊着最放纵的话题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花瓣之外呢?

        四千里魔域,从来没有今日这般美丽,但也从来没有今日这般凶险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美丽来自于美丽的表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亿万桃花覆盖四千里魔域的所有角落,天空一片灿烂,地上,一片嫣红,万丈地底,伴随着桃花的香气,桃花也是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凶险来自桃花的本来属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桃花可不是送给你闻香的,也不是给魔气纵横的魔域增添色彩的,它是夺命之花!

        任何一头魔物撞上,全身气血瞬间抽空,化为白骨!

        不管你是普通魔兵,还是一代魔皇,绝无例外!

        黑骨山!

        黑骨魔族大本营!

        刚刚从大苍越境而回的三百多个魔尊魔皇级别的高手返回祖地,得到了英雄的凯旋仪式,但这仪式也并不热烈,因为他们寄予厚望的黑幽皇死于异国他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这群英雄是逃回来的,而并非以胜利者的姿态迎接族人踏上他们占领的人族国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,仪式的荣耀性也就打了很大一个折扣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千年前征战异域,搅起天地风云的英雄,终究也还是给黑骨魔族注入了一剂强心针。

        黑骨魔族高手被黑幽皇带走了一大半,留下的力量有些弱,这些年在魔域,混得也并不如意,突然增加这么多的高层力量,让黑骨魔族信心大增,凭这股力量一统魔域,然后挟整个魔域的力量,再战大苍,成为高层此刻共同的基调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就在此时,天空之上飘下桃花雨!

        护宗大阵嗡地一声开启!

        一片桃花落在阵上,大阵猛然震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片桃花落在阵上,大阵裂纹遍布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片桃花落下,大阵轰然而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黑骨魔族族长霍然抬头,盯着天空飘飘而下的亿万桃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报族长!”一名老者猛然出现在他的面前,脸上全是惊恐:“是林苏!他刚刚出现在血雨关,手执一枝桃花枝,已然借天罚之力,斩了深渊中的那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族长的汗毛猛然一炸:“屠圣?”

        喀的一声轻响,族长身后的半山,一面石壁陡然大亮,瞬间分割成无数块,里面全是各个魔族首脑的影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黑风族长!你们黑骨一族为我神国召来大祸也!”一个白须魔影厉声大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苏已然入我魔域,手中桃花枝,乃是绝代妖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神国没有魔圣,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你黑骨一族,本座早就说过,你们就是一群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的祸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!我神国其实早得圣殿默许,只要不生大事,断然不至于遭受如此空前之灾,都是你黑骨一族,自不量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轮番痛骂,黑风族长满脸黑线横流。

        魔域之中,你们哪一族又是甘心困于一隅的?

        你们哪一族没有入侵过人族疆界?

        你们谁手上没有沾过人族之血?

        当日入侵大苍之时,黑骨魔族乃是三军统帅,你们所有魔族全是马前卒,战事顺利之时,我黑骨魔族随便一个小卒子随便说句话,你们都是全族皆动,而今,黑骨魔族的顶天梁黑幽皇战死,实力大挫,才轮到你们这群下三滥跳出来指责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眼前却绝对不是各族内讧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黑风族长沉声喝道:“林苏入侵,但他也只是一人!他手上是有绝代妖物,但此妖物目前也并未真正入圣,大家就丧失信心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声音振聋发聩!

        所有族主同时沉默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黑风族主缓缓道:“我神族侵入大苍,两次大战,大苍都能够逆转乾坤,怎么?轮到我神国遭遇入侵,仅仅是两个人,就让各大神族全都意气消沉?不思抵抗,只想着甩锅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魔族主轻轻点头:“此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,一枚桃花花瓣翩翩而下,黑风族主猛然抬手,哧地一声轻响,黑风族主全身化为血雾!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幕落在所有魔主的眼中,白魔族主打了个寒战:“……此言……纯属放屁!黑骨魔族惹的祸,岂能由各族共担?林宗师!我们愿与阁下并肩携手,清除为祸大苍的黑骨一族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呼声响彻云霄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余各位族主也同时大呼。

        立场同时确定,愿配合林苏,完成对黑骨魔族的彻底清剿!

        听雨亭中,花妖笑得很开心:“事实证明,面临亡族灭种的危局之时,总也少不了软骨虫,三十多个魔族族主争着为你我效力,要扛起剿灭黑骨魔族的重任,是不是有些讽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相当的讽刺!”林苏目光遥视天际道:“如果某一天,某个人族组织,因为我今日对魔族下了这等绝户手,而跳出来质疑于我,那就更讽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某个人族组织?圣殿么?”花妖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破莫要说破,眼前的我,还是圣殿常行!”林苏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得!你将来要是不逆反圣殿,我花妖打入轮回再轮一万年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苏眼睛睁得老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你个小妞儿也颇有几分肆无忌惮啊!

        你将来即便成了圣,估计也不是个正经的圣!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知道,就在这句话间,整片魔域的亿万魔族,生死已然定论!

        桃花开处,尽成白骨!

        黑骨魔族第一个灭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白骨魔族第二个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入侵大苍的罪魁祸首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宣誓效忠、打算做一回“二鬼子”的白骨魔族也没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所有魔族全都没有了任何退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奋起反击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反击毫无意义!

        午后,桃花飞!

        夕阳西下,桃花落!

        无边的落红,成为整片魔域的底色!

        落红之下,埋葬了整个魔域!

        魔域腹地的魔族,完全没有机会,但魔域边境的魔族,窥见了另一条生机,就是越过西天仙国、东南佛国、南阳古国的边界,在这片可怕的落红之下,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南阳古国有备,魔军的几次大规模冲锋,被尽数打了回去,这一打回,随着桃花花瓣的飘落,他们再也没有了再次冲锋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西天仙国那边,魔军孤注一掷,冲出去了数万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西天仙国的边军被一鼓冲破,数万魔皇、魔王级别的魔物直入西天仙国的腹地,竟然个个心头升起了另类的膨胀,要不要就此取了西天仙国?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一支队伍的到来,将他们的野心当场扼杀。

        瑶池出手了!

        瑶池高手一到,对逃亡的魔军形成了实力上的碾压!

        李道年长剑一展,魔皇级别上的人,一死一大片,纵然是堪比源天境的魔尊,单个撞上他,也直接是成鬼,事实证明,只要不涉及到智道的事,李道年还是很靠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跟他一出山就分道扬镳的瑶池圣女玉逍遥,展现出另一面:神秘而又惊艳的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手中瑶琴一起,一缕熟悉的音波化为流水而出,《笑傲江湖》在她的琴弦之上,有着林苏文道伟力不一样的杀机!

        而她弹琴之时,周身覆盖的光,比起当日她在天道岛上与道尸抗衡时,更加强横十倍,光之规则一出,数十名魔皇魔气分开,消于无形!

        西天仙国,修行道、正宗的朝堂大军合围,从他们这个缺口逃脱的魔军几乎没有漏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东南佛国那边,却是另一番演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也有数万魔人越过了边界,进入东南佛国,然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没了然后!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就此无声无息,不知所踪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听雨亭中,林苏慢慢抬头:“亭外已是东南佛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结束了!”花妖道:“有件事情很有意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妖道:“域内的魔族,有大量外逃,三个方向,三种不同的结局。南阳古国方向,是堵;西天仙国方向,是杀,然而,东南佛国这方领域,三万魔人越界,竟然如水滴入川、江入大河,就此了无形迹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苏轻轻一笑:“所以说,莫要被至善大师的佛门意志所蒙蔽,并不是所有光头都跟至善一样,尤其是东南佛国的光头!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妖目光闪动:“你怀疑东南佛国佛门,与魔人有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怀疑!而是确定!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妖道:“那怎么办?我们再走一遍东南佛国,让那些寺庙全都开遍桃花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苏横她一眼:“你总说我肆无忌惮,我看你才是真正的肆无忌惮!你以为这些佛门是那么好灭的?佛门底蕴深不可测,当日大苍有至善,你就那么肯定身为上三国的东南佛国,就没有至善这种大金刚至境的和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倒也是,我眼前毕竟没有入圣,这片天地也由不得我太狂野,行吧,干件相对有那么一点点狂野的事儿,我再从西天仙国入无心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相对一点点狂野的事……什么事?”林苏不懂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妖轻轻一笑:“你没有看出来,我已经有了肉身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苏目光在她身上聚焦,心跳加速,直到此时,他才真正意识到,他面前的花妖有了大变化,她的脸色白里透红,跟纯粹的虚影的些许不同,月光浮动,她身后也有了影子,跟先前也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汇聚魔域四千里山河的无边血肉,铸就了她的肉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终于拥有了肉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妖轻轻搓手:“我们很早就有过一个约定,没忘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约定?

        林苏喉头轻轻一滑动: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心头浮现了一句惊天动地泣鬼神的豪言,此豪言来自于花妖,花妖当初直言相告,踏上西行路之前,我一定得跟你试试那种滋味,我就不明白两个器官摩擦,为什么你那些女人一个个都哼哼叽叽的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妖噗哧一笑:“你这幅表情告诉我,你其实已经知道了!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来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真的假的?”花妖手轻轻一挥,听雨亭变成了另一幅模样,是一张大床,她的衣服,如同花瓣一般纷纷飘起,形成了一个奇异的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茧中一会儿和风细雨,一会儿狂风暴雨,一会儿花妖如飞花凌空,一会儿林苏如长空俯卧,从夕阳西下直到东方日升,鲜花终于层层绽放,露出了两条紧紧拥抱的人影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妖长吁一口气:“我的疑问得以解答了,这种滋味实在是无与伦比,太刺激了太有味了,我都舍不得放下,更何况是那些人间女子?费尽周折取得这具肉身,有这么一夜春潮荡漾,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舍不得放下?”林苏抱住了她的腰:“那你干脆别去无心海了,跟我在红尘中逍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一个小祸害啊,这一刹那间竟然真的让我有毁道的冲动……”花妖嘴唇轻轻落在他的唇上:“但是,不行!无心大劫将起,我即便想跟你永坠红尘,也得先过这一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心大劫……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一个特殊的日子!在这个日子,无心海上的禁忌会失效,这片天道的规则也会随之失效,那一天,就是域外圣人可跨境的日子,上一个无心劫,我是跨境的一员,这次无心劫,我将是护道的一员!”花妖道:“给我唱首歌,送我西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苏手一起,逍遥笛出现于掌中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段从未唱过的旋律从他笛孔中流出,花妖如醉如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笛放下,林苏抱住她的腰,在她耳边开口:“你的本体是桃花,这首歌就叫《桃花谣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桃花美,

        桃花艳,

        开在那三月间,

        桃花儿红,

        女儿娇,

        梦儿飞满天,

        女儿梦,

        飞满天,

        相约一年年,

        花儿捎去心上香,

        暗结那梦中缘,

        心上香,

        梦中缘,

        千万里剪不断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歌声静,花妖久久地看着他,轻轻一叹:“世人言我妖,你才是真的妖啊,一首曲儿千万里,从此心事八成污,我不能跟你再腻歪下去了,再呆片刻可能就会误了我的道心!我走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身起,一枝桃花落在她的脚下,她回眸一笑,飘然而去,西边天空,云层一开一合,她消于无形。

        西行路,修行顶级高人都会踏上的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西行路上有圣缘。

        进入无心海而入圣,是每个顶级修行人的终极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踏上了西行路,她将来必是圣人,但是,临行之前,她却跟他履行了“摩擦”协议!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一人,曾经也跟他“摩擦”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孙真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日东海之上的白衣圣人是不是就是她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,只说如果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她,她因摩擦而跟他形成的关系,随着她轮回转世身的觉醒,而成为昨日黄花,花妖当日告诉过他,轮回转世身依然记得这一段行程,但是,圣人的世界跟凡人不同,圣人眼中,当初身为凡人所遇到的人,所遇到的事,尽皆不配她记起,所以,不能用当日的关系来界定今日的他与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信了!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孙真一直都没有出现,这个圣人也一直都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海宁遭劫,哪怕林苏身陷死局,她都没有出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花妖呢?

        她马上就是圣人了,但在入圣的前夜,跟他主动“摩擦”!这境界,跟当日的孙真有些不同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红尘之事,随着花妖的离去,在林苏的心目中也合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步,就是入圣殿!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手轻轻一抬,圣殿常行令激活,这常行令虽然有了裂痕,但是,返回圣殿的基本功能还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的人影刚刚消失,空中金光一闪,宛若金莲开放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美女无声无息出现在他刚才站立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逍遥圣女玉逍遥!

        她指尖是一朵竹花,逍遥竹开的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玉逍遥眼睛轻轻闭上,深深吸口气:“是你吗?真的是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声音从身边传来:“的确是他!出手一击,灭掉整个魔国,还真是跟传言一模一样,半点亏都不肯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!”玉逍遥猛地睁开眼睛:“真是他出手灭了魔国?这怎么可能做到?”

        瑶池圣母淡淡一笑:“凭他的修为,自然是无法做到的,但是,这小子最大的本事就是借势,这次他借的势可非同小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借势?剑门亡灵么?”玉逍遥眼睛亮晶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剑门亡灵本质上并不是真的亡灵,只是黑幽皇以血泪之咒感染他们的灵魂,将他们变成活死人,林苏动用了他们一回,也只能动用这一回,斩杀黑幽皇这一战后,亡魂与邪咒同步消亡,岂能再度召唤?这就叫泉下归来,不可久留……这次他借用的一段花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花枝?”玉逍遥眼睛睁得老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必须得承认他是有大气运之人,总能碰到一些世间传奇,此花妖名桃夭,昔日与至善大师十三年争斗,玉石俱焚,但两人都留下了一份底牌,千年之后依然纠结于灵隐寺下,至善留下的是他的金身,而桃夭留下的是她的妖魂,一缕妖魂经千年而不散,竟然重塑肉身,而且还即将入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即将入圣的花妖也为他所用!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帮他做下如此决绝之事,一出手就平定了整个魔域!

        玉逍遥热血沸腾:“我们瑶池隔着还是远了些,竟然直到最近才知道他的母国出了此等大事,如果早些出来,跟他并肩一战,岂不也是一份机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跟他并肩战斗的机会还是有的!”瑶池圣母道:“回宗之后,你入瑶池祖阁,先破入源天境,我预计,属于你跟他的大时代,即将到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属于我跟他的大时代?

        这话怎么那么爱听?

        玉逍遥满脸通红:“娘,这是你观天命看到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观天命?你不知道为娘观一次天命折寿多少年?你还想娘为你跟他观天命?你有了他,真不顾娘的死活么?”瑶池圣母眼神多少有几分幽怨。

        玉逍遥一双玉臂缠了上来,撒娇:“女儿岂敢要娘折寿?女儿只是觉得娘说的话肯定准,有点纳闷娘是怎么看出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瑶池圣母纵然清雅无双,在女儿这一手面前也自抵挡不住,手轻轻一挥,将女儿锁住:“别闹!……那边是否关注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目光投向东南佛国茫茫群山,眼神有几分神秘。

        玉逍遥脸上的表情突然就改变了:“足有三万魔人越过东南佛国边界,就此人间蒸发,看来,佛国之佛,有些让人难以言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瑶池圣母目光慢慢收回:“他也很让人难以言说,如果这三万魔人入东南佛国,是他刻意逼出来的,那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玉逍遥吓了一跳:“不会的!肯定不会!他能覆灭魔域就已经够让人吃惊了,还能在覆灭魔域之时,算计到千佛寺头上?这就是个突然的变数,纯属意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人眼中的意外,在有心人眼中,却有可能是步步为营!”瑶池圣母道:“逍遥,你如果想跟上他的脚步,除了你的修为需要大幅度提升之外,还得精研瑶池书屋里的各种资料,在眼界、视野之上也得跟上他才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话音一落,身形直上苍穹,天际,一道门户开启,瑶池圣母一步踏入,消于无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