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网 - 历史小说 - 一剑吞鸿在线阅读 - 427章 情到深处,礼法自成

427章 情到深处,礼法自成

        一剑吞鸿427章情到深处,礼法自成江瑞生的故事,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    视野重回凌源山脉,这里的故事,同样精彩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凌源山脉,山光西落,池水渐东,孤山素月,送人间一场清凉急雨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天爷有时候是识时务的,在柴岭和黄表拜别刘懿后,天空忽降疾雨,给痴情刘懿和乔妙卿这对儿男女一个男欢女爱的花房夜久,青衫相揽、共枕同欢之后,促成佳人碧玉成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老天爷有时候记性也不好,给了急雨,却忘记了给一座花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,凌源山里这对儿冤家,直到骤雨停歇,也没再找到一个可以躲雨的地方,刘懿和乔妙卿,就这样被活生生淋成了落水的鸳鸯,无奈加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暴雨停歇之后,两人短暂商议,本打算趁着夜色速速赶回凌源城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见日头还未升起,凌晨的天气还稍显有些微冷,刘懿担心乔妙卿连夜赶路再受了风寒,索性便原地用树干和蔓草搭起了一个简易的小草庐,寻了些勉强能够生火的干燥之物,就地架起了一簇火堆,待两人烤干衣物,打算再启程返回凌源城。

        乔妙卿坐在火堆旁,她瞪着清澈明亮的瞳孔,挂着弯弯的柳眉,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,啃着两颗野果,娇声嗔道,「死刘懿,都怪你!都怪你!都怪你!非要来这死地方交传军令,大爷我若是被雨淋出了病,可定饶不了你!」

        少女淡淡的轻灵嗓音,让刘懿无奈的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柴岭和黄表所托之事,乃绝对机密,平田军营和凌源城里处处都是人声鼎沸,各方势力的探子和暗哨夹杂于此,在刘懿看来,就算是在他的中军大帐谈事情,都不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凌源山脉里,地大辽阔,孤山四野无人,这才是刘懿心中密谋大事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刘懿又不是张良、诸葛,他哪里料到今夜会突来降雨,乔妙卿这一声埋怨,着实有些欲加之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送走了一批敢死之士,又遭了一顿大雨瓢泼,刘懿的心里也不是滋味儿,他刚刚想与乔妙卿顶上几句,却又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懿坐在乔妙卿对面,略微沉默之后,突然咧嘴无赖笑道,「你若淋病了,我便为你看一辈子病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流氓!」

        乔妙卿嘴上虽说,心中却如小鹿乱撞,这一下,差点撞破了两人相隔的最后一层窗户纸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个懵懵懂懂,一个情窦初开,两人眉目传情,大有心意如胶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孤山月下,妙龄男女,起初,刘懿和乔妙卿还在对火而视,娇羞中带着一丝丝腼腆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心爱之人,即使佛祖在世,恐怕也难以静心凝神,动心忍性。

        慢慢的,刘懿动了朕心性,他开始借着起身添柴回坐的契机,将自己落座的位置不断向乔妙卿移动,小娇娘看破也不说破,只是鼓着腮帮,两颊泛起淡淡分红,期盼着小应龙能多添几次柴火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最后,两人已经紧紧地靠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篝火难眠,牵牛织女渡河桥,人暖,心也暖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懿坐在乔妙卿身边,也不添柴加火了,乔妙卿也没有再鼓起腮帮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就这样相靠而坐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懿捏了捏手上的核桃佛珠,微微转头,眼藏无尽温柔瞥着乔妙卿。

        若说之前的刘懿,心中似乎还有一些东方羽的影子,那在伏灵山一战后,他心里能装下的女子,或许便只剩下眼前这位绝色佳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时候,能陪你经风历雨的人,才是你真正的另一半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娇娘自然知道刘懿正在咫尺之处看着她,情窦初开的她,不禁双手紧握裙摆,下意识伸出一根手指,在脸颊边缘轻轻勾动,心跳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年

        刀里火里风雨兼程,她知道,不管从心从事,她乔妙卿,此生只能是他刘懿的了。一想到‘男欢女爱,本就人之常情,这位绝世佳人终于鼓起了勇气,转头对视心上公子,情思款款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懿俊眉修眼,痴心荡漾,不自觉赞道,「爹曾说‘娘是天下第七美人,妙卿,你应是比娘还要美三分!好像一只外酥里嫩的烤鸭!」

        乔妙卿双颊一红,纤指捋过额前被夜风拂起的温润青丝,少女抬了抬精致的下巴,回眸一笑百媚生,「哪有小应龙如此形容女子的?烤鸭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哈哈!小时候家里穷苦啊,最想吃的就是富人家才吃得起的烤鸭了!」刘懿轻轻眨了眨眼,笑道,「长大后也觉得,这世上最好喝的是天樽,最好吃的,还得是烤鸭。所以.....」

        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娇娘眼波流转,胆从心来,故作随意的轻声哼道,「如今你也吃得起了,可是,小应龙就只有嘴上说说的能耐么?」

        ‘耐字才落,小娇娘便一脸惊愕,再也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,刘懿微冷的舌如一位冲锋陷阵的将军,骤然侵入她的丹唇素齿之中,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,用力地探索着每一个角落,就连娇躯,也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,未尽的语声淹没在满是情意的吻里面,如篝火一般火热,如月色一般温柔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娇娘秋水眸子眯起浅浅的弧度,闭上眼睛,此情此景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都是初尝滋味儿,这一瞬间的悸动,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,仿佛天地之间,除你我二人再无他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懿的心,像一壶刚以干柴烈火烧开的沸水一样,激动得将要溢出来,《汉律》有言‘男子晚二十而室者罚,女子晚十五而嫁者罚,自己和乔妙卿都已经将到或者已过《汉律》嫁娶之时,正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时候,如此天赐良机,姻缘难得,怎能放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,刘懿的手颤颤巍巍地游到了小娇娘的杨柳腰脉之间,摸索的乔妙卿如过电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忽然之间,刘懿的动作戛然而止,这少年猛然离开那具娇躯,坐起身来,大喘了几口气,狠狠扇了自己两个大耳光,双目颓然,对乔妙卿道,「妙卿,我还未给你名分,今日亦未有父母作证,便草草要你,实在欠妥,待今日回去,我定三书六聘,迎你入门,交杯酒后,再行夫妻之实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此言方落,空气中顿时充满着一股莫名的气息,细细品味,那是爱而不得的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乔妙卿到刘懿所说,虽然觉得甚有道理,奈何情郎在侧,春意正酣,再加上为了斥虎帮的未来,她需要平田将军夫人这个名分,而今夜恰好,真是顺水推舟之时,夜长则易梦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小娇娘也相信,今日之后,她眼中那个正人君子小应龙,绝对会为她补一个隆重的婚礼,他父亲刘权生,也定会认可这桩亲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乔妙卿笑着摇了摇头,扳过刘懿执拗的脸,主动伸出玉臂,缠在刘懿脖颈胸间,笑吐舌尖,温言入耳,「天下间所有的道理,情意对了便是道理。你失母,我失父,今日我以天为父,你认地为母,软草为床、篝火做烛,岂不正好?怎么,难道想让我这只煮熟的鸭子,就这么不明不白地飞了?」

        刘懿听完这段极度诱惑的情话,犹如被那天雷劈中一般,身子骤然的僵硬起来,素来未经情爱之事的他,哪里受得了这般挑逗,立刻头脑一片空白,转身便把乔妙卿扑倒,两瓣儿温唇又复相交。

        罢了罢了!春宵一刻值千金,有钱难买再风流,回头父亲若罚,便罚就是了,我刘懿此生,定非乔妙卿不娶。早娶晚娶都是娶,还不如今日趁早!

        拼了!

        当此时,月隐轻云,如天关夜灯,刘懿一树梨花压海棠。

        意正浓,蔓草做帘。交颈鸳鸯野戏水,朱唇紧贴凤穿花。

        美甘甘,粉面斜偎。千般旖旎脉春浓,柳腰玉臂出薄纱。

        两相顾,靥媚眸澄。春山褪色玉肌现,罗袜高挑玉钗溜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凤斗,星眼朦胧。精神抖擞龙蛇动,珠缨旋转凤躯摇。

        战正酣,津津甜笑。恰恰莺声不离耳,细细汗流香青丝。

        弯新月,瑶池涨碧。密苇连生滔滔雨,玉兔揉搓牡丹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枕肩膊,连理枝生。一春红趣知深浅,此生不悔嫁东风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地为证,誓海盟山,同心带结,佳偶天成!

        一番羞云怯雨,两人的命运,终于紧紧交织在了一起,从此永不分离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「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从我认识你那天起。」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一夜龙飞凤舞,乔妙卿在一阵肉香中转醒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揉了揉朦胧双眼,抬眼望去,刘懿早已经烤好了山鸡,此刻,正在笑眯眯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起昨夜颠鸾倒凤,小娇娘害羞地把头塞入了盖在她身上的青衫之中,哼哼唧唧地小女子作态,不肯动弹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懿见此温柔一笑,道,「夫人,该用膳了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嗯!」乔妙卿一声娇羞,「懿哥先出去,我先换下衣服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刘懿悄声走出,为草庐透光处盖上了些蔓草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儿,乔妙卿青衫素履,悄悄坐在刘懿身侧,轻轻扯下一块儿肉,慢条斯理地嚼着,完全没有了江湖女侠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懿见她梳得整整齐齐、乌黑油亮的头发上,只插着一支铜簪,脸上也没有任何脂粉,却给刘懿一种素美之感,情人眼里出西施,不过如此。